小野田野外打游击30年他如何解决男性生理问题?

“青涩的香蕉已经变黄,依然独身的人开始放纵……”小野田宽郎在回归社会后曾回忆到在1944年前后,日本流行的一首战时歌谣里有这么一句。小野田领导的战斗小队原先有4人,随着赤津一等兵的投降和岛田伍长,后来的很长时间就剩下他和小冢金七一等兵两个光棍。小野田说到,在只有他们两个男人的世界里,没有调解人,但他们也不可能会像歌词里说的那样放纵。作为一名生理和心理正常的男性,小野田在菲律宾热带丛林中坚持了30年,是怎么解决男性生理问题的呢?

小野田和小冢日复一日地进行着索然无味的游击战,经常监视山下村民的生活。如果村民开垦了新的香蕉田,他们就可以过上三五年的好生活,家境稍好的当地人会穿好衣服,使用奢侈的塑料用品,小野田等人在生活上的部分物资也可以从那里获得,所以生活质量自然也会得到改善。

在长时间的观察后,小野田和小冢与在山脚下种田的村民们也渐渐“混熟”了,当然这种熟识只限于他们单方面——只要从远处看到村民的身影或衣服,他们就能知道对方是“农田夫妇”或是“农妇的儿子”。他们也“认识”了很多女性,按照衣服的颜色给她们取了绰号,比如“淡紫色女人”、“白色女人”、“黄色姑娘”等。村民们惧怕他们,称他们为“山大王”、“山猫”等,但村民们专心劳作,根本不知道小野田等人经常在远处一直注视着他们。

■菲律宾的年轻女孩子,头上戴着独特的椰壳帽。在30年的游击战生涯中,小野田不敢侵犯妇女儿童,其中是有原因的。

有一次,小野田和小冢看到一所小学校园里男孩子和女孩子们一起在打棒球,菲律宾人遵守的规则与小野田所知道的规则有些差别,击球手的轮流替换,不知道出局几次才能攻防互换。他们在树荫下呆了半个多小时,看着天真可爱的孩子们玩得兴高采烈。他们本来的目的并不是看孩子们打棒球,而是打算偷校舍屋顶上被台风刮下来的铁板,只是无意中发现了正在打球的孩子们。

回国后,小野田接到厚生省的邀请,陪同来访的菲律宾西民都洛州州长及马尼拉军区空军司令官夫妇游览东京,由他在陆军中野学校的同学担任向导。期间在银座的一家夜总会喝酒时,州长夫人突然说道:“小野田先生,岛上的妇女和小孩对你印象深刻啊。”那一瞬间小野田感到很紧张。州长夫人接着说:“三十年来,岛上的男人们感到巨大的恐惧,时常发生不幸的事件,幸运的是你绝不会危害妇女儿童,让他们能够安心地生活。”小野田对此的解释是——他并没有意识要遵守《日内瓦公约》里的国际规则,但他认为是个人的私欲,为国而战就必须抛弃私欲,战斗与毫无威胁和敌意的妇女儿童无关。

■老年的小野田回到菲律宾卢邦岛,热情地与当地的妇女儿童打招呼。他在岛上的30年期间一直不敢侵犯妇孺。

小野田在菲律宾期间,时常从村民那里获得生活必需品,称之为“征用”,其实就是掠夺,但是他从没有绑架过任何村民。在远离狄里克市区的一个高高的山丘上,有一栋三层楼的民宅,四周种着芒果树。小野田和小冢曾经多次闯入房子,面对房间里的一对年轻夫妇和三个小孩,小野田对他们说:“你们家贫困,我们不会拿走什么东西,可能因为工作需要借用你们的房子,但不会留宿,明年我们还会再来,到时请准备好咖啡、香烟和火柴等物品。”

从以上行为来看,小野田等人在打游击期间不会袭击妇孺,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好心,而是迫不得已。首先他们的主要威胁是武装的美国和菲律宾军警,妇女、儿童和老人对他们的伤害性不大,如果进行侵犯会浪费他们的精力和宝贵的弹药。其次,小野田在投降后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伤害妇孺老幼,必然会招致岛上军民激烈的报复行动,这对于他们的游击战是相当不利的。

■1976年,时年54岁的小野田宽郎和39岁的町枝在巴西圣保罗的教堂正式举行了婚礼,但是两人婚后一直没有小孩。

1974年小野田回归现代社会后,成为了日本人心中的英雄人物,自然少不了许多优秀的日本女性投怀送抱。1976年,小野田与一名比他小15岁的保险代理公司女老板结婚,这也从侧面说明小野田是有男性生理需求的,只不过在30年的游击战时期是没有办法而已。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